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來到西安之前,我所有對西安的嚮往都是來自張楚的第一張專輯「孤獨的人是可恥的」。 

    也許這麼說有點奇怪,因為所有的人提到西安不外乎都是那些印象:古都、城牆、兵馬俑。可是也許因為張楚是西安人的關係,所以來到西安之後腦裏頭不斷重複的就是那張專輯裡的歌曲。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來到哈爾濱的時候,對哈爾濱的印象是白色。只有零下二十度的十二月,還有令人瑟縮的刺骨寒風。城市裡密集而有秩序排列著的白色屋頂,除了馬路和人行道之外如糖霜般撒滿城市表面的白色。從天空緩緩飄落浪漫的像是棉絮而寒冷地令人頭疼的白色,結了冰而只剩下細細如銀河般秀氣的松花江面滄茫而壯闊的白色。那是第一次的哈爾濱,對生長在亞熱帶的我來說超乎理解的寒冷,還有純潔到令人感到刺眼的白色。  

    第二次來到哈爾濱的時候,對哈爾濱的印象是綠色。那是個溫暖的季節,雖然我們只停留了匆匆的兩天。但是褪去白色外衣的哈爾濱還有晴朗的陽光,讓行道樹的綠色更為亮眼。也可能因為前一次的白色記憶太過強烈,所以第二次對觸目所及的綠色在心裡烙印更深。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海的浦東和浦西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黃浦江像是某個人內心雙重人格的界線,被它隔開了我們所謂的上海。浦西帶著濃妝的繁華歲月走到今天,她漸漸丟棄年華斑駁的旗袍而急著披上現代化的時尚,但卻似乎沒有察覺自己漸漸遺失的獨特美感。

    浦東則是個全然新鮮多汁情竇初開緊抓著世界的脈動不肯放手,並努力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展示著自己正等著被開發軀體的年輕女孩。一樣都是所謂的上海,可是骨子裡卻同時活著玉嬌龍和俞秀蓮。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演習的關係,所以在離開廈門前往杭州的時候,我們的飛機延遲了將近三個小時。我們就這樣在廈門機場停留了多小時,等著機場廣播報告著起飛的時間,等著太陽從兩點的燦爛轉變成黃昏的雲彩。因為所有的班機都延遲了,所以原本就繁忙的廈門機場現在更是人聲鼎沸。而那種嘈雜還隱約透露著煩躁、焦慮、不安、無奈,咖啡廳和餐廳裡一位難求,候機樓打牌的聊天的睡覺的各式打發時間的方式彷佛都讓這三個小時顯得賤價而多餘。 

    我看著關於一本郵差和詩人的小說,偶爾會拿出我的電玩打發時間,偶爾會跟大家討論一下事情,偶爾也聊個天,偶爾出神什麼也不做也不想。我慢慢地享受這被機場所有人痛恨著的三個小時,這原本應該是黃金時光的午後但現在非得就讓他一片空白的三個小時。我不是很習慣這樣坐飛機來來去去的感覺,雖然我得學著去習慣。出發兩小時前趕到機場,辦理登機,通關,安全檢查,等候登機,然後登機,起飛,降落,下了飛機,等候領取行李,出關,XX機場歡迎您的到來。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