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教堂 VS. 生命有一種絕對

「建築,是我們與大自然的相處之道」

「建築的目的不只是與自然交談,而試圖改造經由建築表達出來的自然的意義。」

隨著緩慢的陽光,拜訪安藤忠雄名作之一的「光之教堂」。用混凝土、木頭、光及水等元素建造出來的光之教堂,沒有多餘的花俏,簡單的材料卻造就不平凡的深刻。教堂內部是真正的黑暗,而在如此的黑暗中,卻漂浮著緩慢又濃郁的十字架光線。「想要征服的世界始終都沒有改變那地上無聲蒸發我的淚黑暗中期待光線生命有一種絕對等待我請等待我直到約定融化成笑顏」,輕柔的歌聲,陪伴著我去朝聖,去尋找。追尋的不見得是安藤忠雄在建築理所流露的靈魂,而是那個已經好久不見的自己。

 

道頓堀 VS. 叫我第一名

經過了一天的舟車勞頓,夜晚時分,也該是慰勞一下肚皮的時候了。來到道頓堀,第一幕看到的便是巨大的固力果奔跑人像,展開雙臂,熱情的歡迎出來乍到的遊客。七彩炫目的霓虹燈,讓視覺上充實不少;油亮亮的鰻魚壽司、熱騰騰的大阪燒、圓不隆咚的章魚小丸子,也讓胃袋的空間逐漸減小。看著矗立眼前的金龍招牌,2002年的金龍拉麵之役,可以想見戰況激烈,在取得壓倒性勝利後,不知道嘴裡唱的會不會是「啦.....誰人倘跟我拼啦.....你問我叫啥咪名啦.....叫我第一名」,這首『叫我第一名』!

 

奈良公園 東大寺 VS. 借問眾神明

該是初春的早晨,在少了紅葉襯托下的奈良,所幸還有可愛的梅花鹿來湊一腳。搖晃著手上的鹿餅,頓時,原本慵懶地躺在樹蔭下的鹿兒們,紛紛放棄了優雅的形象,搶食著為數不多的糧食。穿越有著1500頭梅花鹿的奈良公園後,望入眼前令人震撼的全球最大木造建築-東大寺。足足需要十二張照片才可勉強拼湊成的南大門,入寺前的磅礡氣勢,讓準備進入的我,更好奇接下來的震撼教育。大殿裡,挑高的建築中,一尊尊巨大的神像映入雙眼,百年前的陽光是否也是如此的走進了大殿?是否同樣地映照著東大寺。「啦啦啦  啦啦啦咱來借問眾神明人生甘有成功時海海人生何位去?」,走出了寺院,也體驗到自己的渺小與卑微!

 

二月堂 VS. 年華

收拾好剛剛略帶沈重的心情,這一站來到了位於懸崖上的二月堂。站在這裡,天空顯的格外清澈透明,眺望古意盎然的奈良市,在這個時間空間中,身心不覺也歇息下來。爵士鼓的聲音敲打著心,「如果說不回頭不必害怕人生理想總會到達為何我還追憶著追憶那似水年華」,許多潛藏內心的疑惑,在此刻有了解答。

 

山本文緒 渦蟲 VS. 九號球

「從孩提時代到三十幾歲的這段漫長歲月裡,我就是這樣充實地走過來的。那份充實我至今仍不覺有錯,但我確實沒想到自己所立於的堅實地面竟如此簡單地就變成了易碎的薄冰。本來以為薄冰碎裂後沉入水底的我會凍結而死,沒想到此處竟滿溢著名為閒暇的溫水。躺臥在這裡可是比想像中要來得輕鬆愉快,我甚至找不到浮出水面的動機或目的(山本文緒'渦蟲╱裸)

 

「即使跌倒了受傷了,還是非得在傷口癒合後努力站起來,做人就是這麼回事。我厭惡這一點。那曾幾何時已備於身體和心靈回復力令我沒來由地感到十分恐怖。」(山本文緒'渦蟲╱裸)

 

人的一生中,難免有著這樣的時期,或許是傷得太重,也或許是心太疲憊,雖明白「跌倒了再站起來」的大道理,但就是不想振作。透過山本文緒輕描細膩的筆觸,感受到一股隱隱的力量。

 

「從前書包很滿裝不下的夢就丟了一些未來我們要怎麼活凝視著白球暫時我不去想天空漸漸變紅影子爬滿球桌輸贏沒有結果像人生難以捉摸」(五月天'九號球)

 

人生,從來不會因為失去或擁有而停滯不前,只是不斷不斷的轉動著。如果連最壞的打算都仔細地想過了,那麼即使遇到最差的情況,也能處之泰然。或許再怎樣努力還是陷入全盤皆輸的困境,但唯有繼續下去,因為當放棄的那一刻,那個夢想的出口也就跟著消失。

每回,聽著『九號球』,隨著音樂也慢慢的修復失落的心,如同重讀「渦蟲」一般。

 

寫真美術館 VS. 愛情的模樣

日光從透明的玻璃延伸進來,這潛藏於小巷弄中的寫真美術館。在輕柔的光亮中,靜謐的空間中,看見一幕幕大自然的薄簾,隨著移動的照片光影,輕撫思緒。

越是謙虛的場景,越能夠感受其中巨大的力量。不知為何,美術館的圖像讓我想到久未聽見卻記憶深刻的這首歌-『愛情的模樣』。「星星在夜空中閃亮星空下我不停流浪此生我無知的奔忙因為你眼光都化成了光亮這世界全部的漂亮不過你的可愛模樣你讓我舉雙手投降跨出了城牆長出了翅膀」

 

村上春樹 VS.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以後開始來寫不一樣的小說吧,淳品想。黑夜過去,天色亮起來,相愛的人在那光明中緊緊擁抱,就像有人一直作夢期待已久的,那樣的小說。…就算天塌下來,大地轟然裂開也一樣。」(村上春樹˙神的孩子都在跳舞/蜂蜜派)

 

「在活著的每一天 跳舞吧

用腳尖著地 手指幾乎就要穿破 滿漲著藍色的天空

滿身傷痕 我們都是勇敢的孩子

當猜忌與恐懼 對著我們張牙舞爪的時候

幽默跟愛 將是我們最後的溫暖防線」(載自 音樂不寂寞網站)

 

由玩具槍帶頭,主旋律由許多人小時候的入門樂器-直笛,搭配節拍器的聲音,打著俏皮的三拍子。這些屬於童年回憶的樂器,瞬間讓人乘著時光機回到的小學唱遊課的現場。簡單的旋律,有著單純的快樂,奇妙的充滿了療癒的力量。

 

 

☆旅程的最後,跟著阿信的步伐,來到了京都。

 

京都

如果用飲品來形容,我認為東京像一杯濃醇熱拿鐵,而大阪就像一罐充滿熱情氣泡的可樂,至於京都便是一壺溫暖脾胃的桂圓茶。

 

金閣寺 VS. 燕尾蝶

「據說,在那個毀滅的夜晚,金色的牆面映照著不停搖曳的火光,是金閣寺最美的一刻。」

太陽微微西傾,彩霞漾滿天空,是探訪金閣寺最完美的時刻。西斜的夕陽照射著金閣,在鏡湖池面搖曳著美麗的身影。屋頂上的鳳凰,站在重生的金閣上,展開金燦燦的雙翼,在時間中不停的遨翔。

 

「興高采烈的破蛹 重獲新生的衝動 」

 

1950年的「金閣炎上事件」讓美麗的金閣毀滅一旦,1985年貼上金箔至今,金閣又再次重生在世人面前。歷經毀滅後重生的金閣,如同『燕尾蝶』破繭後,美麗的翩翩起舞。

 

龍安寺 VS. 知足

踏進了龍安寺,映入眼簾是以白色小碎石覆蓋的庭園,其間錯落著15個石頭,靜靜的坐在方階上默數著怎麼算都少一個的石頭。

 

「怎麼去擁有一道彩虹怎麼去擁抱一夏天的風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總是不能懂不能覺得足夠」

 

在寧靜的時間裡,熟悉的鋼琴聲伴隨著,體現「唯吾知足」含意。原來,知足的味道是這麼的美好。

 

三十三間堂 VS. 倔強

「要拯救一個充滿災厄與苦難的人間,需要多少的神明?」

走進三十三間堂,陳列著數也數不盡的菩薩,經過歲月的陶洗,把滿身的光輝都卸下,顯現出更慈悲的面貌。或許是被這陣仗給撼住了,一千零一尊雕像,這數量光是要數就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傾盡一生的雕鑿著,想想,這需要多大的信念。看著一尊尊的佛像,也看見了數百年前人類自我救贖的過程。『倔強』,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形容。

 

清水寺 VS. 瘋狂世界

入秋時節,場景移到了清水寺。穿越充滿古味的長廊,時空彷彿回到古日本,清朗的天空,微微的涼風吹拂,登上以139根巨大柱子所支撐住的清水舞台,看著如此險峻的景觀,頓悟了「從清水的舞台上跳下來」的含意,原來,小丸子的爺爺是抱著如此大的決心啊!

不過話說回來,畢竟清水寺就修築在斷崖上,如果真的打算從清水的舞台向下跳,台詞可千萬少不得,那麼就用這首歌來代表吧!我想是最完美不過的。

「我好想好想飛逃離這個瘋狂世界那麼多苦那麼多累那麼多莫名的淚水

我好想好想飛 逃離這個瘋狂世界 如果是你發現了我也別將我挽回」

 

地主神社 VS. 我又初戀了

清水寺的險峻奇景還歷歷在前,驚魂未定的,迫切需要可愛的東西來壓壓驚。大大的「緣」字,懸掛在入門處,在清水寺的不遠處,是充滿少女人氣的地主神社。吹著樂器的小天使,洋溢著幸福的節奏,試著閉上雙眼,摸索幸福滋味的戀占之石。而不甘寂寞的人們,在祈求月下老人後,勢必會有那種準備要體驗再次初戀的感覺。

 

「難道我又我又初戀了不可能我又我又初戀了可是真的真的初戀了這一種FEEL 我又真的真的初戀了」

 

在這神社裡,有著戀愛的味道。

 

二三年坂 VS. OK啦

「喔喔 OK啦 喔喔 OK啦 放輕鬆才快活 失敗 嘛不算啥OK OK OK OK OK OK OK OK 啦」

聽說,在二年坂跌倒,兩年內就會一命嗚呼;聽說,孕婦若能在三年坂平安的走上一回,便可以平安的生個乖寶寶。

有沒有這麼誇張阿!別被坡度不小的二三年坂給唬住了。放鬆心情,看看路旁店舖陳列著琳瑯滿目的紀念品,招財納福兼具的招財貓、實用的清水燒、色彩繽紛的摺扇等,每樣商品都在召喚著荷包裡的小朋友。儘管購物吧!一切都OK啦!

 

紅豆甘物 VS. 一顆蘋果

除了實體的紀念品外,該放進胃裡帶走的東西也不能少!

微微的燈光,竭盡所能的散發著溫暖。在紅豆婆婆的細心呵護下的小店裡,時間彷彿不會流逝,數十年如一的美味,用一生懸命作為賭注,熬煮著充滿幸福感的滋味。

 

「喔遙遠遙遠的以後天長和地久的盡頭應該沒有人能搶走我永遠的感動總要有一首我的歌大聲唱過喔再看天地遼闊活著不多不少幸福剛好夠用活著其實很好再吃一顆蘋果」

 

品一口茶香,感受紅豆的甜美與糯米的纏綿,這小小的空間裡,充斥著許多旅人甜蜜的回憶。

 

銀閣寺 VS. 這個世界

秋天的清晨,迎面吹來的微風,讓略微煩躁的心情,冰鎮不少,像是為了進入銀閣寺前的準備。

沿著高聳的綠色牆垣前行,滿心期待應是閃耀著金屬光芒的銀閣,沒想到望入眼簾的銀閣,一點音色銀色的東西都沒有,反倒是像個隱居於山林之中的老僧,有洗盡鉛華的韻味。

老杉與楓樹襯托著銀閣寺,陽光灑落彷彿燃盡生命的火紅楓葉上,坐在庭園一角,靜靜看著由小碎石堆砌成的枯山水,想像銀白色的潮水,一波波的競逐推進,推向遠處神似富士山的向月台。

五百多年前,足利將軍應該也是在某個靜謐的夜晚,望著月光映照著白沙海洋,頓悟了這個世界的安詳與平淡的美好。

銀閣寺,這抹比金閣寺更加昂貴的顏色,是多少戰爭與人命所換來的。而希望,我想是當時的人們,支撐的唯一力量。

 

「在這個世界有一點希望有一點失望我時常這麼想在這個世界有一點快樂有一點悲傷誰也無法逃開我們的世界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你又何必感慨用你的關懷和所有的愛為這個世界添一些美麗色彩」

 

哲學之道 VS. 溫柔

「走在風中 今天陽光 突然好溫柔」

看完了樸實的銀閣寺後,早晨的陽光穿透葉枝,溫柔的灑在綿延2公里的哲學之道上。

秋天的哲學之道,被歇斯底里的火紅包圍。清新的的空氣,伴隨著楓的呼吸聲,腳步不知不覺放輕了。雖然沒辦法當個哲學家,到底也是走過一回哲學之道,路邊的小貓也悄悄出來曬太陽,躺在艷紅的楓葉床上,微微的打起酣聲,甜美的睡姿,叫人不捨打擾他的美夢,或許小貓咪也在這裡,領悟了另一種哲學呢!

 

禪豆腐 VS. 胎音

經過銀閣寺與哲學之道的文藝洗禮後,回到現實世界,也該讓空蕩蕩的肚子,享受另類的美食饗宴。

透過一大片的落地窗,望見庭院的小橋流水、落葉楓紅,陶鍋散發出滾燙的熱氣,在四周飄飛,清透的湯水配上方正潔白的豆腐,視覺上有種清爽無暇的感受。嘴裡品嚐著最純粹的「裸豆腐」,傾聽風吹過松樹的聲音,這一餐,無論是視覺、味覺與聽覺都是一場至高無上的饗宴。

禪豆腐的滋味,體現出「平凡中見真諦」的哲理,如同記憶中,「胎音」的曲調,輕輕地哼出簡單旋律,卻有著最簡單的深度。

 

先斗町 VS. 在梅邊

「在梅邊落花似雪紛紛綿綿誰人憐在柳邊風吹懸念生生死死隨人願千年的等待滋味酸酸楚楚兩人怨牡丹亭上我眷戀日日年年未停歇」

 

傍晚時分,遊走在先斗町,不時可看見化著濃妝、身穿和服的藝伎往來穿梭。窄小的街道,兩旁低矮的木造建築,空氣中瀰漫的懷舊的氣味,想像與藝伎擦肩而過,彷彿回到了三百多年前的京都,試圖追逐著藝伎的足跡,但猛一回神,只見眼前的藝伎、手中抱的嬰孩與身旁的少婦談笑風生,這宛如電影的場景,令人錯亂了時空。

 

先斗町,一條流著京都古老風味的街道,座落著幾間現代的咖啡店,傳統與現代交織成一種屬於她本身的風情。

在梅邊,描寫一齣中國傳統的京劇,搭配上現代Hip-Hop編曲,古典與流行激盪出一種特有的音樂風格。

漫步在先斗町,播放著『在梅邊』,日本歌舞與中國京劇相互交錯,形成另類的體驗。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