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從妳的眼睛裡頭,我應該知道妳還想說些什麼。

妳的眼睛卻太過清澈,這個時候的氣氛和溫度都不適合讓我們說太多。

 

我想起那一年的露營,我們在湖邊聊了一個晚上。

夜裡的山上很冷,可是裹在睡袋裡坐在湖邊的我們心裡很暖。

妳說了好多我知道和不知道的事,我也說了好多妳喜歡和不喜歡的事。

偶而我在說的時候,妳會睜大著眼睛看著我口沫橫飛。

偶而妳在說的時候,妳會看著好遠的地方。

有時候忽然說到一半,妳就這樣停住了,眼睛看著好遠的地方。

不是對岸黑壓壓的樹林,不是湖面上的月亮和飄著的小船。

總而言之,妳看著好遠的地方,妳的眼睛清澈地讓人看不見妳所看的方向,

也看不見眼睛裡隱藏的秘密

  

我說了沒關係,既使妳還是愛著她。

我又說了一次沒關係,我緊握著妳的手,輕輕摸著妳的頭,既使我根本不這麼覺得。

怎麼可能沒關係!?

天底下什麼事都可以沒關係 可是我愛妳不能沒關係啊!

 

妳看著我勉強勾起嘴角微笑,可是眼淚在妳清澈的眼睛裡顫抖,像那天夜裡的湖水一樣。

我緊握著妳的手,走到那個巷口,就得放掉妳的手離開了。

握著的手很緊,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也用盡了所有勇氣。

只是終點就要到了,我卻沉溺在妳清澈的眼睛,還有那天夜晚的湖水

還有所有夜晚的妳家巷口。

 

我用了太多力氣握妳的手,卻沒有力氣放開。

到今天才知道,放手比握手更需要力氣和勇氣。

                                                                                                        By瑪莎

轉載:http://www.hitfm.com.tw/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