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台東 天空還是一片明亮

今年的生日,送自己一份大禮,搭火車環島。這段旅途,得到了很多感動,也收穫了不少,雖然總是平安的環了台灣一圈,但是,過程中難免還是會遭遇到挫折,難免也會沮喪到不行。


機車行老闆娘,手繪的台東街道圖

在這三天的環島旅行,遭遇到最大的挫折,居然是在生日那一天。
七月七日,告別了南台灣的熱情,踏著輕鬆的步伐,前往印象中藍色的國度,台東。
經過枋寮、太麻里,一路搖搖晃晃的終於在五點多抵達了台東,迷糊的我,一出了台東車站,才發現,晚上要住宿的民宿地址,居然忘記帶在身上。緊急撥了通電話,打給民宿阿姨詢問一番後,決定租一輛機車前往。

火車站附近,滿是租車的店家,因為有民宿阿姨的推薦,很快的選定了要租借的店家。租車的老闆娘,在辦妥手續後,發現一臉茫然的我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前往民宿,親切的拿出了手繪地圖,連忙在上面紙上導覽一番,重複講解了兩次,縱使我心中還是很不踏實,還是匆匆的到了謝,期待趁著天色明亮,好好的把握時間暢遊台東。



看似簡單,但是我還是有看沒有懂

拎著地圖,戴上耳機,我,迫不及待的出發了!
轉了一個彎,看著迎面而來的五個叉路,剎那間,我的思緒靜止了。硬著頭皮的選定了一條路,就這麼一路狂飆了起來,經過了十多分鐘,依舊不見民宿的位置,只好,沿著同樣的路,準備回到原本的叉路口。
只能說,叉路就是叉路,怎麼看都很像,於是,就好似鬼打牆,我一直繞一直繞,卻怎麼也找不到地圖上標示的位置。『路是靠嘴巴問出來的』,我始終深信這句話。在歷經一次次的繞圈圈後,我開始尋找四周的居民,第一個好心人,告訴我,往前一直走到一個大大的路口向右轉就可以了;第二個好心人,告訴我,從這邊直直騎,有個棒球村,向那方向彎過去即可。就這樣,我問過了一個又一個,卻始終沒有個正確的方向,而天色,就在我不斷的回轉中,暗了下來。

抬頭望著天空,停在路邊,剎那間我突然有種不知道該往何處的感覺。耳機裡傳來了熟悉的旋律,『我的心內感覺 人生的沈重 不敢來振動 我不是好子 嘛不是歹人 我只是愛眠夢 我不願隨浪隨風 飄浪西東 親像船無港 我不願做人 奸巧鑽縫 甘願來作憨人
我不是頭腦空空 我不是一隻米蟲』。想到本是生日快樂的一天,而此刻卻困在陌生的環境,找不到出口,沮喪的情緒瞬間湧上,沿著馬路不斷的向前行,晚風拍打著臉頰,回過神時,淚水已經佈滿臉龐,就這樣我像個瘋子般的,邊騎邊大哭,直到音樂漸漸的,漸漸的終止...

好不容易,收拾了滿溢的眼淚,深深地吸一口氣,提起精神準備重新出發。停在路口等紅綠燈,餘光的一抹身影,讓我眼睛微之一亮。一個穿著牛仔褲的女生,騎著打檔車,一派悠閒的模樣,我想,就是她了,肯定對了。

緩緩的騎向她,聲音還略帶哽咽的我,拿出地圖詢問著方向,一如我想的她,思考一回兒,便指著不遠的方向,熱切的引導我如何前進。或許是眼眶的泛紅過於明顯,禁不住好奇的她,開口問了狀況,幾句簡單的打氣關心,拍拍我的肩膀,那種無聲的感動充滿我的心。


就在不斷的回轉中,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

依著指示很快的就看到遍尋不到的路名,這時,突然覺得身後隱約有個聲音,轉過身,原來體貼的她,擔心我迷路,默默的跟著我前進,陪伴我走著這難熬的一段路。
『在陌生的城市裡,第一個認識的人,便決定了我看這城市的一切。』東台灣的親和,我感受到了,就像炎夏的晚風般,吹散煩躁,留下怡人舒爽氣息。

原來,沒有陌生人的世界,是這麼美好!




下面這首歌,就是讓我在迷路的時候,大哭的原因

憨人

詞/曲:阿信

我的心內感覺 人生的沈重 不敢來振動
我不是好子 嘛不是歹人 我只是愛眠夢
我不願隨浪隨風 飄浪西東 親像船無港
我不願做人 奸巧鑽縫 甘願來作憨人
我不是頭腦空空 我不是一隻米蟲
人啊人 一世人 要安怎歡喜 過春夏秋冬
我有我的路 有我的夢
夢中的那個世界 甘講伊是一場空
我走過的路 只有希望
希望你我講過的話 放在心肝內 總有一天

看到滿天全金條 要煞無半項 環境來戲弄
背景無夠強 天才無夠弄 逐項是攏輸人
只好看破這虛華 不怕路歹行 不怕大雨淋
心上一字敢 面對我的夢 甘願來作憨人
我不是頭腦空空 我不是一隻米蟲
人啊人 一世人 要安怎歡喜 過春夏秋冬
我有我的路 有我的夢
夢中的那個世界 甘講伊是一場空
我走過的路 只有希望
希望你我講過的話 放在心肝內 總有一天

我有我的路 有我的夢
夢中的那個世界 甘講伊是一場空
我走過的路 只有希望
希望你我講過的話 放在心肝內 總有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逃跑的蠢蠢欲動 的頭像
逃跑的蠢蠢欲動

想要逃跑的蠢蠢欲動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羽
  • 我也是個路痴呢
    去同樣的地方可以謎一樣的路
    我自己都覺得誇張呢
    去了多次的地方可以每次都走不同路
    還能迷路一個多小時
    總是問了一個方向然後往前衝
    錯了再問在衝再錯在問
    或許不屈不撓的毅力是這樣鍛鍊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