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來到哈爾濱的時候,對哈爾濱的印象是白色。只有零下二十度的十二月,還有令人瑟縮的刺骨寒風。城市裡密集而有秩序排列著的白色屋頂,除了馬路和人行道之外如糖霜般撒滿城市表面的白色。從天空緩緩飄落浪漫的像是棉絮而寒冷地令人頭疼的白色,結了冰而只剩下細細如銀河般秀氣的松花江面滄茫而壯闊的白色。那是第一次的哈爾濱,對生長在亞熱帶的我來說超乎理解的寒冷,還有純潔到令人感到刺眼的白色。  

    第二次來到哈爾濱的時候,對哈爾濱的印象是綠色。那是個溫暖的季節,雖然我們只停留了匆匆的兩天。但是褪去白色外衣的哈爾濱還有晴朗的陽光,讓行道樹的綠色更為亮眼。也可能因為前一次的白色記憶太過強烈,所以第二次對觸目所及的綠色在心裡烙印更深。
  

    這一次來到哈爾濱,對哈爾濱的印象是灰色。相較於上次的來去匆匆,這次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好好看清楚這個城市。灰濛濛的天空,好像空氣裡還無法忘懷她曾經是東北工業大城的過去。灰色而充滿歐陸風格的建築,也讓我有時候會有置身異國的錯覺。春天似乎已融冰的松花江,不管是還殘存著在江面漂著浮冰或是沉穩流動著的河水,都灰色得如此絕對。但這次更棒的是可以在哈爾濱的演出,終於在電影《五月之戀》裡頭的劇本成真,我們真的來了個巡迴演唱會而到了哈爾濱。黑龍江大學的演出令我們難忘,這大概是我們在地球上所有演出的最北端了。可是大家熱情的溫度似乎和當地的平均氣溫成反比。
  

    越是寒冷的天氣人們的熱情就更是灼熱。比起電影裏頭臨時演員所扮演的歌迷的熱情,在跟大家接觸的時候也覺得現實狀況反而超越了電影。

    離開的時候,天氣依然灰濛濛的一片,好像連放晴都是罩著一層薄紗的羞澀。春天雖然已經到來,但是這裡的樹木好像脫離了時節而自有在心裡運轉著的生理時鐘,天空似乎也還留戀著冬天的顏色不肯往前。我開始在心裡想像著哈爾濱的夏天,那應該會是什麼樣的顏色和感覺。

                                                                     By
瑪莎 發表於『萬里狂奔』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