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的後青春期的詩

 

總是在回頭看的時候,我們才發現背後的風景和剛剛走來的時候感覺不同。

 

曾經,我們都有過許許多多的「曾經」。

 

曾經,我也想拒絕聯考。因為自負地以為自己清楚自己的未來,這些昏愚的制度根本是箝制著夢想的枷鎖。

曾經,我也被留校察看。除了過多的曠課之外,當然還有我總是跟學校老師

作對的該死態度。

曾經,我心裡也有個女神。即使她就在身邊跟你說著話,但她依然是太陽永

遠都追逐不到的月亮。

曾經,我也用力咒罵這個世界。午夜的豆漿店總是出入著腦滿肥腸摟著成熟

馬子的老男人,趁著一點醉意才有勇氣無趣而大聲地咒罵公司的上司和同事。

曾經,我也以為音樂就可以改變世界。因為深夜K書時候的披頭四和迪倫伯總是讓我感動流淚發憤圖強,而他們改變了這世界何止一個世代的年輕人。

 

曾經,我根本就不覺得我需要回頭看這些曾經,這些荒唐無趣、疑惑慘綠的

曾經。我只想要無所忌憚地往前衝,我只想要拋頭顱灑熱血然後和平奮鬥救中國。

 

曾幾何時,現在我們卻擁有越來越多的「曾幾何時」。

 

曾幾何時,我總是得經由別人的提醒,才能知道今天的日期以及接下來的行

程到哪裡。

曾幾何時,我得在深夜一個人開著車回家的夜裡,非常努力地才能每天都提醒自己,哪一個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

曾幾何時,我看著槍流彈雨驚心動魄的新聞報導,居然也開始懷疑音樂到底

是不是真的改變了世界,或是音樂只是節目廣告那個六十秒短版的消耗品。

曾幾何時,我以為愛情只能活在深夜偶爾灼傷的回憶裡。女神依然在心中那

個屬於她的角落,但事實上她已經繞過了半個地球換了幾個男朋友,然後現在只能偶爾吃個飯聊個天就像是所有多年不間的普通朋友。

曾幾何時,我以為自己跑得很快,跑在童年的很前面,甚至超過了青春期一

大截。而現在卻不知道往哪裡狂奔去,卻也忘記了自己從什麼地方跑來。

 

 

但是我仍然相信著,一切的一切,絕對都還沒有糟糕到三條命都死了然後

只能再乖乖地掏出口袋裡那最後五塊錢接關的地步。

 

poetry of the day after

 

   

音樂還沒有死去,只要樂器還在。

        自己還沒有忘記,只要信念還在。

        愛情還沒有逝去,只要勇氣還在。

        未來還沒有過去,只要今天還在。

 

青春期還有過去,只要夢想還在。

   

而現在的現在,先跟九把刀的第一章開始,我們一起大聲地狂吼:

   

「去你媽的頭版」!

 

                                                                                   By瑪莎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