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的角落

   

在我們的生命裡,總有某個地方是那個可以給我們安全感的角落。只要可以回到那裡,就能慶幸這個世界變化的不太快,在失去了些什麼的同時,我們至少還握有些微的心安。

 

在我住的地方巷口處,有間非常平常的早餐店。外觀其貌不揚,看起來像是違章建築的鐵皮屋,店面很小。店的主人是一對阿公和阿媽,兩個人都不太會說國語,是那種會把咖啡說成〝咖灰〞的人。兩位老人家動作不快,總是忙得令人擔心他們下一秒骨頭就會散掉了。我不是個生活規律而天天吃早餐的人,偏偏他們營業的時間從凌晨五點開始只到早上十點,所以可以吃到他們早餐的時間少之又少。但是,那卻是我在台北生活這十幾年來,吃過最好吃的早餐店。

    其實家裡附近的早餐店也不只他們一家,但不知怎麼的,最後總是最習慣來到阿媽的早餐店。阿媽的個子嬌小,臉上總是露著盈盈的笑容招呼著大家,可是布滿皺紋的手沒有停過。偶爾嘴巴會大聲地叨嚷著要阿公從冰箱拿漢堡肉給他,偶爾也跟坐在店裡的熟客鬥鬥嘴。阿公頗瘦,話不像阿媽那樣地多,但是開了話匣子卻也是非常健談,常常被阿媽大聲地念著,卻從來沒看阿公不悅或是回嘴過。

隨著工作出國無法回家的頻率越來越頻繁,我大概兩三個禮拜才能吃到一次阿媽的早餐。但是對我來說,阿媽的早餐有一種我從來沒有察覺過的特殊性。2008年的11日剛結束一場將近七個小時的通宵演唱會回到家,是在這個地方吃了2008年的第一餐;可以多睡幾個小時的假日,有時也會突然早起,只是想吃吃阿媽的早餐;即使因為工作常常可以在不同的高級飯店吃著豐盛的自助式早餐,我仍然會常常想起阿媽的早餐。

阿媽的早餐店沒有假日,除了過年除夕到初二三天,他們一週七天一年362天,每天營業。

但是幾個禮拜前發現早餐店沒有開門,鐵門拉下,沒有任何公告或是搬移的跡象。就這樣,連續了將近一個禮拜,阿媽的早餐店都沒有開。我開始胡思亂想,有了不安的預感。

然後我想起某天在阿媽店裡吃早餐時,從總是賣藥的AM廣播中聽到了江蕙唱著〈家後〉的那天早上。那是個天氣晴朗的夏天,上班上課的人潮終於告一段落,阿公和阿媽已經在收拾著店裡的一團慌亂。〈家後〉從很陽春的手提音響喇叭中傳出來,緩緩地唱著「我將青春寄在你家,我自少年就跟你跟到老……」雖然嘴巴裡還吃著美味的總匯三明治,可是眼睛卻不知道為什麼有溼溼的感覺。在鐵門深鎖的一個多禮拜過後,某天早餐店終於開了。可是店裡忙著的不是阿公跟阿媽,是他們的女兒,那天買早餐的時候,問了阿公跟阿媽怎麼沒來,姐姐緩了半餉才說,他們下南部去找親戚玩了。雖然那天的早餐也蠻好吃,但卻少了非常重要而熟悉的味道。

在我們的生命裡,總有某個地方是那個可以給我們安全感的角落。它也許其貌不揚,也許名不見經傳,只要可以回到那樣的地方,就能夠慶幸還好這個世界變化的不是那樣的快,在聚光燈和閃光燈都不再閃爍的時候,至少阿媽的笑容可以感覺些溫暖;在他人奉承阿諛七嘴八舌的時候,阿公不管你是誰還是會忙起來就忘了你要的大冰奶。那不只是一份普通的早餐,當加上了那些溫暖的寒暄還有過度的關心之後(阿媽很愛問我何時要結婚),那就像是一份真誠自然而草根的愛,一種讓人心安而依賴的關懷。

又過了兩個禮拜之後,經過阿公跟阿媽的早餐店,發現他們回來了。一切好像什麼都沒有變。後來才聽阿媽說,前兩個禮拜因為阿公走樓梯不小心跌倒撞到了頭,所以有些輕微的腦震盪住院觀察治療了,不過現在還有,沒什麼大礙,請我不用擔心。

那天的早餐,又是那種熟悉的味道,剎那間,突然感覺心安也充滿感激。

我不擔心有天吃不到這樣的早餐,我擔心的是失去了阿媽溫暖的嘮叨,還有那杯總是被阿公遺忘的大冰奶。

 

                                                                            By瑪莎

 

文章轉載自:marie Claire Issue 195 July 2009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