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個溫暖的陷阱,和一個燃燒的愛情,讓我這冰冷的心靈,有個想到了家的憧憬。」也許曾經他們是這樣想的,在瞭解「家」的意義前,這是對於家的想像和渴望。

 

        幾個月前我排除了工作時間上的困難,特地從外地飛回台北參加了兩位大學同學的婚禮。新郎和新娘是我大學時很好的朋友,從那個時候起他們就是班上的班對。在畢業了十多年後的今天,終於修得了正果,一同步入了禮堂。

   

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們所參加的婚禮漸漸超過升旗典禮,我們所給出得紅包數目超過我們過年時會收到的。我其實不討厭婚禮,很多時候我甚至可以樂在其中。那是一個令人開心且感動的場合,可以看著自己的好朋友用著也許是他這輩子最完美的姿態邁入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雖然你知道婚禮惱人的準備工作不少,你也看得出他臉上還帶著幾個月來為了這場婚禮所帶來的疲憊,但是這一刻在紅毯上的他看起來的確是緊張而幸福的,這樣就好。

 

        我總會在婚禮這樣幸福和落寞交錯的片刻想起一首從國中開始就很喜愛的歌曲,羅大佑在第三張專輯《家》當中的〈家Ⅱ〉。喜愛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旋律或是編曲動人而已,更是因為那對我來說有如「謎」一般的歌詞。從十幾年前第一次聽見這首歌開始,我從來也沒有辦法真的了解這首歌的歌詞。就像是百慕達三角洲或是消失的亞特蘭堤斯之謎一般,從理性毫無蛛絲馬跡可尋,從感性亦難以求得感同身受的共鳴。〈家Ⅱ〉有著修剪整齊但卻又如詩一般充滿畫面的句子,但含蓄的文字背後卻又充滿著難以隱藏的熱情和想要放棄流浪委身相守的渴望。我能夠拆解編曲分析旋律甚至用許多的句子告訴你我有多喜愛這首歌曲,但是自己卻怎麼樣也沒有辦法瞭解這首歌詞的背後究竟暗喻著多少的故事,藏著多少的祕密。但不知怎麼得,我總是會在每一場所參加的婚禮想起這首歌。不管新娘入場的時候放的是什麼音樂,不管散場時大夥和送客的新人們合照的喧鬧有多惱人,這首歌和它的歌詞都在我腦中伴著那些感人的畫面不經意地響起。

 

     記得高中的時候參加過一次周華健在國父紀念館舉辦的「今夜陽光燦爛」演唱會,那天的特別來賓是羅大佑。周華健那天和他合作的歌曲,就是這首〈家Ⅱ〉。我記得周華健在介紹這首歌的時候,開玩笑地說:「我的婚姻是被他的這首歌給害了。雖然我聽不懂這首歌的歌詞在說什麼,但覺得這首歌很美,那個時候因為這首歌所以衝動地就結婚了。一直到今天,我還是不懂這首歌到底在說什麼。哈哈!」語畢後,在觀眾哄堂的笑聲還有羅大佑的鋼琴前奏聲中,慢慢地唱出了直到今日我仍然難以忘懷的版本。

 

    也許因為自小父母離異的關係,我對「家」的概念一直都有理解的障礙以及畏懼和嚮往並存的情感。但看著身邊的好友們一個一個慢慢地步入禮堂開始了婚姻,甚至生了小孩並開始分享他們生活中那令人興奮期待且溫暖的未來,對我來說「家」這個字背後所隱藏的祕密似乎也漸漸開始有了模糊的輪廓。那不只是一張證書寫上了雙方名字而成的社會關係改變,那是一份有責任感的愛情、親情,還有一起走向未來的深情。

 

    總的來說,除去那些為了長輩給長輩開心所免不了的奢華場面繁文褥節外,可以看著好友們幸福地走入禮堂邁入婚姻,我總是位他們感到開心且感動的。當新郎小心翼翼地牽著新娘走著的時候(雖然新郎總是說是因為規定不能走太快),那一刻是緩慢流動著的喜悅緊張和甜蜜,是兩條生命線的交集,是一段未來的開始。

 

    「給我個溫暖的陷阱,和一個燃燒的愛情,讓我這冰冷的心靈,有個想到家的憧憬。」也許曾經他們是這樣想的,在瞭解「家」的意義之前,這是對於家的想像和渴望。但走入禮堂的這天,即使他們沒有聽過羅大佑的這首歌,但也許他們的未來心底想的和這首歌最後唱著的是一樣的:「給我個溫暖的家庭,給我個燃燒的愛情,讓我這出門的背影,有個回到了家的心情。」

 

                                                                                                        By瑪莎

文章轉載自:marie Claire Issue 207 Jul 2010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