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暇心靈中的永恆陽光

 

如果可以任意選擇消去記憶中關於某人的所有回憶,你會選擇消去哪個人呢?

 

       颱風在家的某個夜晚,我重新看了一次電影《王牌冤家》,英文片名為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這是2004年的電影,雖然有Jim Carrey、Kate winslet、Kirsten Dunst還有Elijah Wood這樣的卡司,但是當年不知道是不是中文翻譯片名的關係,或是大家不習慣金凱瑞不搞笑而且居然跟鐵達尼號的蘿絲談起了戀愛,所以在台灣並沒有多少人走入戲院。

 

       故事簡單來說是個愛情故事,但不簡單的部份也是因為他是個愛情故事。相戀了兩年的男女主角,某天男主角發現女主角完全不認得也不記得他,原因是她去了間可以選擇消去腦中關於某人記憶的診所,把有關男主角的一切都消去了。男主角難過之餘也決定走入這家診所,要消除關於女主角的所有一切回憶。

       如果可以在很悲傷的時候,任意地選擇消去記憶中的某個對象,這不是很好嗎?我們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感到極度悲傷,任何一個觸目所及都像是觸電般地牽動著那些令你傷感的回憶。失去的寵物,客廳角落他最愛的那塊破舊毛毯,附近公園那溜滑梯旁的沙坑。失去的親人,幼年曾經牽著不滿細紋粗糙的雙手,總是顯得多餘且碎念的叮嚀。失去的情人,一起在那個下午的咖啡廳哼過的歌曲,爭執後脫口而出像利刃一般的話語。

 

      那所有不管是對的壞的一切,在極度悲傷的時候,如果真的可以像是電影那樣在記憶中抹去對方,然後中止所有無法承受的悲傷,一夜醒來之後,就能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般地繼續自己源本就不是太輕鬆的人生。就像電影中引用了尼采所說的:「健忘的人是幸福的,因為他們可以過著更好的人生,即使他們犯了錯。」如果真的可以這樣不是很好嗎?因為人生無法重來,那些說錯的話做錯的事,那些我們傷害了的或是被傷害的,如果不能改變過去,那可不可以讓所有一切就這樣消去?不需要去假裝也不需要刻意迴避,因為在記憶裡已經找不到關於他的過去,所以也不會有後悔

,不會再有任何關於他的悲傷。

 

但是,真的有這樣簡單嗎?

 

       男主角在熟睡中開始了消去關於女主角記憶的手術,但是在他的夢境中,卻慢慢地不斷經過那些關於他們之間的所有過去點滴。發生爭執的那個夜晚,戀情尾聲時沈默尷尬的中國餐館,某個夜裡枕邊的言語歧異,還有許多這段戀情中令人厭惡而亟欲忘卻的回憶場景。但慢慢地隨著時間點往前消除的時候,他回到了那第一次見面的海灘,某個清晨在她床上的陽光燦爛,她喊著他的名字的美好模樣,還有那從來不曾如此幸福過地躺在結冰河水上看著星星的夜晚。

 

    原來,在回憶裡清除了這個人,抹去的不只是關於那些不願再想起的回憶,連所有曾經美好得不敢相信的一切都得一視同仁一併抹去。非常地悲傷,不是嗎?也許肩頭輕鬆了一些,心房寬鬆了一點,但這段曾經連美好的這個部分都在生命和回憶中就這麼樣像是拿著橡皮擦輕輕一抹就什麼都不剩了,那還有什麼可以證明這些日子以來曾經認真過的付出和感動?

 

    如果可以選擇消去任何一個人在我心中的記憶,我不願意。生命中已經充滿太多無關痛養的來來去去,人與人的交際假面也客套地近乎令人麻痺,有什麼理由連一點點

無法承受的痛楚都還想要忘記?因為越是真實地付出過,所以越是在乎失去的疼痛;因為從那天起開始就這樣被馴養了,所以才在麥田裡忠實地守望。如果可以,我願意記住每一件事情,不管是後悔或是甜蜜,因為那是愛過之後的代價,是每個時光在生命中細細鑿下的痕跡,也是不會再有也不可被取代的回憶。慢慢地時間經過,等我們都學會寬恕和原諒,那些深愛過的,才會真正成為那道「無暇心靈中的永恆陽光」。

                                                                                                                                                  By瑪莎

文章轉載自:marie Claire Issue 210 October 2010

 

逃跑的蠢蠢欲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onzaleskyle597
  • 秋去冬來~~大家要注意身體,別感冒囉!